丹州崔渡门户网站

丹州崔渡门户网站>综合>移为通信一场失败收购两人内幕交易 当事人见利忘法

移为通信一场失败收购两人内幕交易 当事人见利忘法

阅读:3243 作者:匿名 发布时间:2019-11-02 10:37:22

根据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网站近日发布的《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上海监管局行政处罚决定》(沪证[2019]8号),2017年5月至7月,上海将被转让给通信技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转让给通信”和300590.sz),并计划收购陈迅科技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陈迅科技”和2000.hk)的无线通信模块。7月10日,移动电信发布《关于规划重大资产重组和停牌的通知》,称公司拟以现金方式收购新新无线科技(上海)有限公司和新新电子有限公司各67%的股份,公司股份将于7月10日停牌。

电信收购核心电信无线技术(上海)有限公司和上海核心电信电子有限公司股权的举措,已达到《上市公司重大资产重组管理办法》(中国证监会令第127号)第十二条第一款规定的重大资产重组标准。属于《证券法》第六十七条第二款规定的重大事件,构成《证券法》第七十五条第二款第一款规定的内幕信息。内部信息最迟将于2017年6月26日形成,并将于2017年7月10日公布。刘虹作为本次重大资产重组交易对手的董事,是《证券法》第七十四条第七项所规定的内幕信息的知情人,其知情时间不得晚于2017年7月7日。

据悉,时任陈迅科技执行董事的刘宏村有以下违法事实:在内幕信息形成后、内幕信息公开前,刘宏村利用配偶朱牟平的证券账户将交易“转移”到通信中。“朱牟平”证券账户于2003年2月12日开立。内幕信息形成后,内幕信息披露前,“朱牟平”证券账户共买入13,400股“转股”,交易价值404,700元,并于2017年12月8日全部卖出,交易价值448,600元。经计算,上述交易获利43,200元。

刘虹的上述行为违反《证券法》第七十三条和第七十六条第一款的规定,构成《证券法》第二百零二条所称的内幕交易。根据刘虹违法行为的事实、性质、情节和社会危害程度,根据《证券法》第二百零二条,上海市监察局决定没收刘虹违法所得四万三千二百元,并处八万六千四百元罚款。

据中国经济网记者询问,移动通信成立于2009年6月11日,注册资本1.61亿元,于2017年1月11日在深圳证券交易所上市。晨讯科技于2005年6月在香港联合交易所主板上市,总股本为24.58亿股。上海卫星通信电子有限公司是卫星通信无线技术(上海)有限公司的全资子公司,卫星通信无线技术(上海)有限公司的最大股东是深圳日海五莲投资合伙(有限合伙),持股比例为72.79%。

移动通信于2017年7月10日发布了《关于规划重大资产重组暂停的通知》,拟现金收购核心通信无线技术(上海)有限公司、上海核心通信电子有限公司各67%的股份,目标公司是晨间新闻科技子公司,主要业务是无线通信模块业务,股票从当日起暂停;《重大资产购买报告(草案)》于2017年9月25日发布。

2017年12月8日,在转入通信后,发布了《关于终止重大资产重组和恢复股票的公告》,声明公司股票于当日上午恢复交易,但上述项目的收购终止。终止收购的原因如下:

公司积极与交易各方推进交易相关事宜,组织中介机构开展尽职调查、审计、评估等工作,与交易对手就关键合作事项进行深入讨论和沟通,并就重组的最终交易计划和具体交易条款进行多次谈判和谈判。

2017年12月6日,公司收到交易对手西姆康国际控股有限公司及其控股股东陈迅科技的来信。信中称,自双方于2017年9月22日签署股权转让协议以来,实际时间消耗已超出预期。从目前的进展来看,这项交易的进展和前景存在很大的不确定性。同时,不确定性导致了目标公司团队的不稳定,部分核心员工反对签订包含两年竞业禁止条款的3年劳动合同,这使得其难以满足股权转让协议第5.1.5条规定的交付前提条件。因此,交易对手新康国际控股有限公司及其控股股东陈迅科技提议立即终止股权转让协议。

经过慎重考虑,公司决定接受贸易伙伴新康国际控股有限公司及其控股股东陈迅科技的提议,并同意终止该重大资产收购项目。

当事人刘虹自2013年3月1日起担任陈迅科技上海运营总部首席运营官。他的个人履历如下:陈迅科技集团有限公司执行董事兼集团中国上海业务运营总部首席运营官刘宏先生负责监控集团的产品质量和产品交付流程。刘先生于1986年7月毕业于上海交通大学,获工程学士学位,主修电子工程。1988年12月,他还获得上海科技大学通信与电子系统工程硕士学位,1999年7月获得上海大学电磁场与微波技术工程博士学位。刘先生于2000年至2006年担任上海迪比特实业有限公司副总经理,并于2006年至2007年担任上海钟会信息技术有限公司副总经理。刘先生于二零零七年加入本集团,并于二零一三年三月一日获委任为执行董事。

这一处罚已经是此次收购失败的第二起内幕交易案。

2019年9月16日,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网站发布了《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上海监管局行政处罚决定》(沪证〔2019〕7号)。结果显示,在向收购晨星无线通信模块的通信计划转移的过程中,熊田健一方与移动通信董事长廖茂华、林茂辉、叶牟伟、王某、晨星科技集团执行董事唐茂龙一起参与了此次重大资产重组的制定和论证。内线消息。

相关方熊田健在内幕信息形成后和内幕信息披露前,利用其证券账户将交易转移至通信股。此次收购转让给通信股份,共计3700股,交易价值105700元。他于2017年7月3日至2017年12月8日出售股份,交易价值107,500元,总利润1587.46元。中国证监会上海监管局决定没收熊田健非法所得1587.46元,并处3万元罚款。

《上市公司重大资产重组管理办法》(中国证监会令第127号)第十二条规定,上市公司及其控股或控制的公司买卖符合下列条件之一的资产,构成重大资产重组:

(一)上市公司最近一个会计年度经审计的合并财务会计报告期末,购销总资产占总资产的50%以上;

(二)最近一个会计年度买卖资产的营业收入占上市公司同期经审计的合并财务会计报告营业收入的50%以上;

(三)最近一个会计年度经审计的合并财务会计报告期末,购销净资产占上市公司净资产的50%以上,超过5000万元。

资产买卖不符合前款规定标准,但中国证监会发现存在可能损害上市公司或者投资者合法权益的重大问题的,可以按照审慎监管的原则,责令上市公司补充披露相关信息,暂停交易,聘请独立财务顾问或者其他证券服务机构按照本办法的规定补充核实和披露专业意见。

《证券法》第六十七条规定,发生可能对上市公司股票交易价格产生较大影响的重大事件,投资者尚未知晓时,上市公司应当立即向国务院证券监督管理机构和证券交易所提交该重大事件的中期报告,并发布公告,说明该事件的原因、现状和可能的法律后果。前款所称重大事件有下列情形:

(一)公司经营方针和经营范围的重大变化;

(二)公司的重大投资行为和购买财产的重大决策;

(三)公司签订的重要合同可能对公司的资产、负债、权益和经营成果产生重要影响;

(四)公司发生重大债务,未清偿到期重大债务。

(五)公司遭受重大损失或者重大损失的;

(六)公司生产经营外部条件的重大变化;

(七)公司董事、三分之一以上监事或者经理发生变动;

(八)持有公司5%以上股份的股东或者实际控制人,其所持股份或者对公司的控制权发生重大变化的;

(九)公司减资、合并、分立、解散和申请破产的决定。

(十)涉及公司的重大诉讼,股东大会和董事会的决议被依法撤销或者宣告无效;

(十一)司法机关对公司涉嫌犯罪进行调查,司法机关对公司董事、监事和高级管理人员涉嫌犯罪采取强制措施;

(十二)国务院证券监督管理机构规定的其他事项。

《证券法》第七十三条规定:禁止证券交易内幕信息知情人和非法获取内幕信息的人利用内幕信息从事证券交易活动。

《证券法》第74条规定,证券交易内幕信息的知情人包括:

(一)发行人的董事、监事和高级管理人员;

(二)持有公司5%以上股份的股东及其董事、监事和高级管理人员,公司实际控制人及其董事、监事和高级管理人员;

(三)发行人控制的公司及其董事、监事和高级管理人员。

(四)因其在公司的职务能够获得公司内部信息的人员;

(五)证券监督管理机构的工作人员和其他因法定职责管理证券发行和交易的人员。

(六)保荐机构、承销证券公司、证券交易所、证券登记结算机构和证券服务机构的相关人员。

(七)国务院证券监督管理机构规定的其他人员。

《证券法》第75条规定,在证券交易活动中,涉及公司经营、财务或对公司证券市场价格有重大影响的未披露信息是内幕信息。以下信息是内部信息:

(一)本法第六十七条第二款所列重大事件;

(二)公司分红或增资的计划。

(三)公司股权结构的重大变化;

(四)公司债务担保的重大变化;

(五)公司主要业务资产抵押、出售或报废一次超过资产的30%;

(六)公司董事、监事和高级管理人员的行为可能依法造成重大损害的;

(七)收购上市公司的相关计划;

(八)国务院证券监督管理机构认定的对证券交易价格有重大影响的其他重要信息。

《证券法》第七十六条规定,证券交易内幕信息知情人和非法获取内幕信息的人,在内幕信息披露前,不得买卖公司证券、披露信息或者建议他人买卖证券。通过协议或其他安排与其他人持有或共同持有公司5%以上股份的自然人、法人和其他组织收购上市公司股份。本法另有规定的,从其规定。

内幕交易给投资者造成损失的,行为人应当依法承担赔偿责任。

《证券法》第二百零二条规定,在证券发行、交易或者其他对证券价格有重大影响的信息披露前,知悉证券交易内幕信息或者非法获取内幕信息的,责令依法处理非法持有的证券,没收违法所得,并处以违法所得一倍以上五倍以下的罚款。没有违法所得或者违法所得不足3万元的,处以3万元以上60万元以下罚款。从事内幕交易的单位还应当对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和其他直接责任人员给予警告,并处以3万元以上30万元以下罚款。证券监督管理机构工作人员从事内幕交易的,从重处罚。

以下是原文:

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上海监管局上海市行政处罚决定2019年第8号

当事人:刘虹,男,1964年9月出生,住址:上海市徐汇区。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证券法》(以下简称《证券法》)的有关规定,我局对刘宏内幕交易沪市通信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通信》)一案进行了调查和审理,并依法告知当事人事实、理由、依据和权利。双方提出陈述和论据,并要求举行听证会。应双方要求,我局举行了听证会,听取了双方的陈述和论点。此案现已调查完毕,审判也已结束。

经调查,刘宏村有以下违法事实:

一、内幕信息的形成和披露过程

2017年5月,调任通信董事长的廖茂华从陈迅科技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陈迅科技或陈迅科技集团)的公告中得知,u-blox未能收购陈迅科技集团的无线通信模块业务。廖慕华和被转让为通信股东的林慕辉开始策划此次重大资产重组,并通过王某(陈迅科技集团执行董事兼总裁王某的儿子)联系了陈迅科技。

之后,他转到交通法律部,叶牟伟,与金田市陈某的律师联系,咨询相关的交易计划。

5月29日,前国鑫证券保荐人张谋杰找到王某。张谋杰建议他应该寻找资金继续收购晨星科技的无线通信模块业务。

6月6日至9日,叶牟伟和陈某修订了《交易意向协议》,并互通了邮件。

6月中旬,张谋杰通过电话联系廖谋华,询问他购买早间新闻科技无线通讯模块的意向。与此同时,廖茂华向被调到通信委员会的牟鹏等人讲述了他们资产的重组情况,并要求他们配合相关工作。

6月21日,张谋杰向王谋通转交了为代理行起草的保密协议、交易意向协议和无约束力的资产收购条款。随后,交易双方反复修改了《交易意向协议》。

6月26日,王某和唐某荣(早间新闻科技执行董事)表示,一些买家希望以u-blox的收购价格为基础,以600万美元的溢价收购无线通信模块业务。唐谋荣最初同意接受这个计划。从那以后,晨星科技分别就交易意向协议征求法律和财务意见。

7月6日晚22: 00,陈迅科技秘书陈某严通过公司邮件通知陈迅科技董事会全体成员召开会议,就本次交易相关事宜进行表决,并在邮件中附上“董事会会议报告”及相关附件。

7月7日下午14: 00,陈迅执行董事唐默龙、刘宏及其他相关董事会成员投票通过将相关资产出售给公司的董事会决议,该决议被转让给电信利灵有限公司(此次重大资产重组的第二个买家)。当天下午16: 00,叶牟伟将廖慕华等人签署的意向协议等文件带到陈迅科技上海总部,唐慕龙代表陈迅科技及其子公司签署了该协议。

7月10日,移动电信发布了《关于规划重大资产重组暂停的通知》,称公司拟现金收购核心电信无线技术(上海)有限公司和上海核心电信电子有限公司各67%的股份。该公司的股票将从7月10日起停牌。

第二,刘虹的内幕交易“转向通信”

刘虹在内部信息形成后和内部信息披露前,利用配偶朱牟平的证券账户将交易“转移”到通信中。“朱牟平”证券账户于2003年2月12日在招商证券赵佳浜路证券营业部开立。内幕信息形成后,内幕信息披露前,“朱牟平”证券账户共买入13,400股“转通信”股票,交易金额为404,714元,于2017年12月8日全部卖出,交易金额为448,632元。经计算,上述交易实现利润43,213.35元。

上述事实由朱牟平的证券账户数据、银行账户数据、相关人员的询价单、相关协议、相关说明、刘虹基本电脑信息、晨讯科技提供的公司互联网ip使用说明、陈某燕的邮件记录、证券交易所提供的相关账户盈利能力等证据证明。

刘虹的上述行为违反《证券法》第七十三条和第七十六条第一款的规定,构成《证券法》第二百零二条所称的内幕交易。

当事人在听证陈述书和辩护材料中提出下列辩护意见:

首先,晨讯科技(MorningNews Technology)在购买“转移到通信”时,并未最终决定是否通过转移到通信来进行重大资产重组,因此在购买转移到通信时,并不知道违规情况。此外,它在得知此事后立即纠正了可疑的违规行为,承诺及时出售并把所得转给通信部门,并在我局对此展开调查之前实际执行了此事。在交易过程中,它实际上没有获得任何好处。

第二,本案涉及的重大资产重组最终未能成功,将交易转移至通信的利润是由于停牌期间市场指数上升,而非重大资产重组。

第三,他对违法行为表示真诚的忏悔,并积极配合我局的调查。他敦促我们局宽大处理。

此外,刘虹在听证会上承认了该案的所有事实,但要求我们局对他从轻处罚。

经过审查,我们局认为:

首先,并购内部信息的形成和发展是一个动态的、持续的过程。这种内部信息的形成并不要求信息必须成熟为明确的决定性信息。只要它有一定程度的确定性,它就可以构成内部信息。2017年6月26日发生的相关事实表明,转移至通信的重大资产重组已经进入实质性运营阶段,实现的可能性很大。换句话说,此案的内幕信息最迟已于2017年6月26日形成。即使事情的最终结果以失败告终,在这种情况下也不会影响内部信息形成时间点的确定。因此,无法确定刘虹提出的理由,如“在购买‘移至通信’时,最终没有决定通过移至通信进行重大资产重组”和“本案涉及的重大资产重组最终没有成功”。作为此次重大资产重组交易对手的董事,他是《证券法》第七十四条第七项规定的内幕信息的知情人。了解本案内幕信息后,应当制止利用内幕信息从事证券交易活动的行为。

第二,他之所以不知道违规和利润是由于市场指数在停牌期间上升,并不影响本案中内幕交易的认定。他在出售内幕交易进行通信时已经获得了非法收入,他对非法收入的后续处理不会影响非法收入数额的确定。因此,他没有从交易中实际获利的原因无法确定。我局没收了他的非法所得,并根据《证券法》第二百零二条处以罚款。

第三,虽然上述情形不属于《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处罚法》第二十七条的范围,但当事人的有关行为是积极悔改的表现。为了体现惩罚与教育相结合的原则,我局决定采纳当事人的陈述和申辩,并酌情从轻处罚。

根据刘虹违法行为的事实、性质、情节和社会危害程度以及《证券法》第二百零二条的规定,我局决定:

没收刘虹非法所得43213.35元,并处86426.70元罚款。

上述当事人应当自收到处罚决定之日起15日内将罚款汇至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金融汇款专用账户)。开户银行:中信北京分行营业部,账号:711100189080000162,直接上缴国库,并将当事人姓名的支付凭证复印件送中国证监会监察局和我局备案(传真:021-50121041)。逾期不缴纳罚款的,每日处以罚款金额3%的罚款。当事人对处罚决定不服的,可以在接到处罚决定之日起60日内向中国证监会申请行政复议,也可以在接到处罚决定之日起6个月内向有管辖权的人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复议和诉讼期间,上述决定不得中止。

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上海监管局

2019年9月18日

(编辑:赵金波)

吉林快三开奖结果